盛宠难辞顾岑俞苏北小说试读

http://pwangguangrong.com.cn/2020-06-29 20:07:34

盛宠难辞第4章:吃人的恶魔

顾岑俞脸色微沉,盯着她发愣,盯着她蹙着眉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碗里的菜。

“你最好多吃点,不然晚上体力不支晕过去,可不要怪在我头上。”他近乎残忍地命令她。

苏北浑身一僵,她又怎会听不出他的暗示,想到昨晚上他将她翻来覆去的场景,她就禁不住一阵恶心。

这个男人,不顾一切地占有她,刺穿她,即使她痛得昏迷,他也没有放过她。

他就是个吃人的恶魔!

她不禁红了眼眶,自己的身体不再清白,沐永年却是那么的美好,她已经配不上他了,所以……她拒绝他应该是对的吧……

可是想到好不容易盼来对方的喜欢,他还向自己告白了,自己却狠心地推开了他,她的心就酸酸的,难过得不行。

顾岑俞一直紧盯着她,他察觉到了她的情绪。

曾经他也看过她这样痛不欲生的表情,那是在当年沐永年和校花走得近的时候,她躲在人群后面,捂着胸口望着沐永年远走。

他眼里闪过一丝狠厉,道:“你最好别跟沐永年有往来,我让你跟他撇清关系,也是为你好。”

苏北根本不信他。

顾岑俞看在眼里,冷笑一声:“你可别忘了,你是我的女人。”

苏北听得又羞又恼,满脸怒容,可她根本无法反驳,只能默默地忍受他的羞辱。

顾岑俞心头涌出一股快意,语气更加恶毒:“你就这么喜欢他?是不是只要他勾一勾手指,你就跟条母狗似的爬过去,心甘情愿地让他上你?”

苏北瞪大眼睛,压根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这是对她最大的侮辱,也是对沐永年的侮辱,她忍不住拧眉:“你胡说八道!”

顾岑俞看到她这个样子却更加气闷,狠狠道:“你还以为他是什么好人?你醒醒吧!他比你想象的要渣。”

苏北愤然地瞪着他,表示自己压根不信他的鬼话。

顾岑俞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笑:“你是不是在查你哥哥断腿的真相?我告诉你,打断你哥哥双腿的人,就是沐永年找来的!你以为他多干净?他也就在你面前装装样子,骗骗你这种没脑子的女人而已!”

苏北不可置信地抬起头。

顾岑俞讥笑:“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?你长点脑子吧,他不过是在玩弄你!”

苏北眼里涌出泪水,不停地摇头:“你骗我……你一定是在骗我,对不对……”

望着她祈求无助的模样,顾岑俞胸口不由一滞。

他是这座城里最尊贵的男人,他可以叫人生叫人死,谁都敬他,谁都怕他,可是眼前这个女人,却在他心上肆意地挥着刀,让他的心血淋淋地无处安放。

“呵……你不信是吗?”他站起来,欺近她。

苏北也来了脾气,梗着脖子和他对视:“我就是不信!你肯定在污蔑他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便被他一把掐住脖子。

顾岑俞感觉自己的胸口似乎被撕裂了一个口子,正汩汩地往外冒血,他的手掌死死地掐着苏北的脖子,眼里尽是疯狂。

这一瞬间,他真的很想让她去死。

也好过她这样肆无忌惮地糟蹋他的心!

可是看到她脖子涨红,惊恐的双眼,满脸的泪痕,他就舍不得了,他心软了。

他松开了手,改为捏住她的下巴:“我让你跟他断绝往来,不是叫你上他的车,你为什么这么不听话?”

苏北这次是真的怕了他,被他放开后,她剧烈地咳嗽着,慌乱地解释:“我没有做什么……我真的跟他说清楚了……”

等一切都结束,顾岑俞的怒火终于消散。

她哀求他,让她回家。

顾岑俞竟然同意了,但是警告她:“随时开着手机,别想着逃跑!”

苏北回到家里,已经是华灯初上,窗外面的霓虹明明灭灭,因为父母都在医院陪哥哥,家里只有她一个人。

她其实也想去看望哥哥的,可母亲对她有误会,她不想在医院里闹起来。

躺在熟悉的床上,她却没有半点睡意。

她在回想顾岑俞的话,他说是沐永年派人打断了她哥哥的双腿,她其实一点也不想相信,但不可否认,她的心里已经埋下了怀疑的种子。

只是沐永年真的对她哥哥下手了吗?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他有什么目的?

他是那样的光风霁月,从来都是一个温雅坦荡的人,他不可能在背地里做这种阴暗的事,也不可能这样残忍。

反而是顾岑俞,才像是那样狠毒的人。

不过虽然心下笃定,肯定不是沐永年,可她也不敢向哥哥求证,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第二天,苏北忽然想起支票的事情,一骨碌爬起来。

哥哥还等着这笔钱做手术,可昨天顾岑俞发了好大一顿脾气,不知道他会不会收回去……她忐忑地起床,得赶紧去看一下支票失效没有。

因为距离有些远,她就借了邻居家的小车。

她拿到驾照很久了,也很注意遵守规则,本来是很安全,没想到半路上突然一辆车子撞了上来。

苏北反应很快,忙打转方向盘。

她下车查看了一下,只是车门被刮擦了,没有特别大的损失,她急着去银行,所以没打算找对方赔偿。

谁知道那辆车里下来一个妩媚惹火的女人,扭着纤细的腰走过来,一副找麻烦的架势。

她勾着红唇,指着苏北:“你把我的车撞了,你得赔偿。”

苏北很诧异:“我没有,是你自己撞上来的。”

女人眯着眼睛:“不可能,明明是你占道,把我给撞了。”

苏北皱眉。

女人伸出胳膊,上面有个很大的划痕:“而且我还受伤了,你是不是打算肇事逃逸?”